“青春是用來奮斗的”——記邯鄲廣播電視臺駐大名縣前楊村第一書記史彥昌

“青春是用來奮斗的”——記邯鄲廣播電視臺駐大名縣前楊村第一書記史彥昌
2019-06-06 15:08 邯鄲新聞網 編輯:李天一

全媒體記者 常生軍 謝偉娜

冀南大地麥浪滾滾,豐收在望。

早晨6點鐘,村里還靜悄悄的,史彥昌就起床了。像以往一樣,他和駐村同事龍常云、閆一鳴拎起水桶,為街道兩旁新植的先鋒林澆水。半晌午時,驕陽似火,他又與村干部沿街查看村容村貌,組織群眾清掃衛生死角,忙得一刻不停,村里的人居環境整治已經進入關鍵階段。

大小事都要關心、上心、操心,件件事都有想法、計劃、安排。貧困村的面貌不徹底改變,史彥昌就不能放心。

同事開玩笑說,彥昌有扶貧“情結”;村民們說,那是彥昌對扶貧有真情、對群眾有親情。

從2012年30歲起,史彥昌在貧困村擔任第一書記,如今已是3輪、7個年頭了。

習近平總書記說,“青春是用來奮斗的”。史彥昌正是“青春無悔”的踐行者、奮斗者。

“我要再大干三年”

史彥昌始終以貧困群眾“真脫貧、脫真貧”為己任,誓要“拔窮根”“引活水”“筑堡壘”,為幫扶村留下一支“永不走的工作隊”。

2012年,史彥昌被派往魏縣車往鎮郝中村扶貧。2016年3月,作為駐村第一書記、扶貧工作隊隊長,他和同事又來到大名縣西付集鄉前楊村。2018年初,扶貧工作隊進行輪換調整。是回城,還是留在農村?“我要再大干三年,與村民們一起拼出好日子。”史彥昌沒有猶豫,主動要求繼續留下來。

史彥昌現任邯鄲廣播電視臺副臺長,駐大名縣前楊村第一書記、工作隊隊長。前楊村隸屬大名縣西付集鄉,是個與河南南樂縣搭地頭的小村。這里淳樸親和鄉情民風讓他留戀,這里的貧窮更讓他牽掛。史彥昌暗下決心:“困難再多再大,也要撲下身子干出個樣子。”

2016年2月25日,他和同事第一次來到前楊村。老支書一臉苦愁地蹲在村委會門口,看到他們,起身遞煙。

院內,枯草落葉,破舊的村“兩委”辦公室,門窗不全,門鎖生銹;屋里,霉味刺鼻,塵土老厚,老鼠竄來竄去。

“把被子放這兒,你們回去吧。”村干部勸。

“我們是來扶貧的,今晚就住下!”史彥昌斬釘截鐵地說。

他帶領隊員把住處打掃了一下,支鍋設灶、起火做飯,在群眾驚訝的目光中安下了家。龍常云回憶,住處四面透風,蓋兩條被子還凍得蜷著腿睡不著。

“我們是來扶貧的,不是來享清福的。”他一邊鼓勵隊員,一邊告誡自己:黨讓咱來扶貧,就一定要干出個樣子來。

進村頭3天,清理垃圾,光三馬車就拉了70多車;

進駐第7天,邀請縣醫院專家前來義診;

進駐第12天,籌措資金44萬元,出村路硬化工程開工……

一件件實事暖熱了群眾的心,從此,各項扶貧工作順勢推開。

誓與難事掰手腕

為組織擔當,為群眾解難,史彥昌始終把貧困群眾的事當成自己的事、最大的事,把駐村扶貧當成事業來做。

2012年3月,春寒料峭、萬木爭春。史彥昌來到他的扶貧第一站:魏縣郝中村。

7年過去了,一幕幕往事,仍歷歷在目——

白天,帶領干部群眾整治村容村貌;晚上,和工作隊員一戶不落走訪,與群眾交朋友、結“窮親”。兩個月下來,史彥昌走遍了村里的田間地頭、家家戶戶。

駐村的日子里,他一天只睡五六個小時,頭發顧不上理,胡子沒功夫剃,人曬得又黑又瘦,整整掉了10斤肉。他視群眾為親人,群眾把他當親人。不知不覺,他與群眾打交道的本領漸長。

修路,郝中村民期盼已久。進村幾個月后,工作隊爭取的主街道硬化項目順利完工,村里的主街和十幾條胡同面貌煥然一新。村民出門不見兩腿泥,高興地把街道命名為“廣電路”。

郝中村小學年久失修,成了危房,村里的孩子面臨到幾里外的鄰村讀書的困境。2013年,史彥昌多次到縣里、市里跑辦,籌款750萬元,在村里建起一所占地40多畝,有教學樓、實驗樓、幼兒園、食堂和宿舍的“四軌制”學校;接著,又聯系邯山區興華小學結對幫扶。如今,郝中村小學成為全縣教學成績拔尖的學校之一。

在郝中村駐村幫扶期間,他先后籌資1300多萬元,解決了村民長期盼望而得不到解決的問題。有人編了順口溜:“街道路燈亮,村口有攝像,出門水泥路,吃水有保障,廣場扭秧歌,學校大變樣,感謝工作隊,小康有希望!”

下鄉扶貧,明知是苦事、難事、讓人發愁的事,但史彥昌還就與難事較上了勁兒。

“我還要再下去!”2016年春節剛過,市委召開扶貧工作動員大會。作為一名扶貧老兵,組織的召喚和貧困群眾的期盼促使他再次主動請纓。很快,他的申請獲得領導批準,來到大名縣西付集鄉前楊村任第一書記。

脫貧靠產業。前楊村村民王紅勇是養雞專業戶,是村里養雞合作社負責人,貧困戶都愿意把扶貧項目資金入股到合作社,但王紅勇一直沒答應。史彥昌幾次到他家里做工作,一方面,幫他算擴大規模的收入賬,動員他擴大規模,招收貧困群眾到養雞場打工;一方面,鼓勵他為有養雞意向的貧困戶傳授技術。誠懇的談話點燃了王紅勇帶領群眾共同致富的夢想。貧困戶王象芹新上的養雞大棚,年新增收入5萬元;貧困戶張翠萍在養雞場撿雞蛋,每月收入近千元。

如今,前楊村生產條件、村民生活、村容村貌都得到很大改善,光伏、服裝加工、養殖等產業項目正在有序推進中。為讓更多貧困群眾實現在家門口就業,他先后4次帶領村干部到青島、陽谷、磁縣的服裝加工園區參觀,爭取上級項目資金,購置

縫紉機22臺,依托致富帶頭人王紅亮建起服裝加工微工廠,吸納10多名貧困群眾和留守婦女在微工廠就業,人均月增收1200多元。

虧欠最多的是家人

駐村幫扶日子久了,虧欠最多的是家人。

俗話說,甘蔗沒有兩頭甜。為了學校建設如期開工,他得罪了鄉下的姐姐。

扶貧先扶智,史彥昌把幫扶村建學校當做頭等大事,跑教育局、發改局、財政局等部門,申請立項。回到村里,他圍著村子轉了個遍,找到一處合適的建校位置,經過幾天磨口舌,終于談妥,把地皮費降到45000元。但村集體一分錢沒有,上面催著趕快開工,可地皮錢還懸在空中。這時他想起,姐姐半個月前找他借錢買車,錢已經準備好了。情急之下,他將為姐姐準備好的買農用車的錢交付了地皮費。姐姐那個氣啊……

不到半年,新學校建成。看著孩子們滿足的神情,姐姐最終理解了弟弟的一片苦心。

“兒呀,你走到哪兒?就等你了……”2018年農歷十一月十八是史彥昌老父親的生日。但到了那天,村里有迎檢任務,一忙起來,啥事都拋到了腦后。直到中午12點老父親打電話詢問,他才恍然大悟。“爸,祝你生日快樂,兒子……”說著說著,史彥昌眼淚撲簌簌往下掉。

“爸爸,你成了村里人了。回來見一面,第二天就見不到人了。”即將小學畢業的兒子見爸爸一面也難。開家長會、輔導功課,更成了兒子的奢望。

“彥昌,平時你顧不上就算了,生孩子這么大的事你都不在俺身邊……”2018年10月,全省扶貧工作第三方評估和成效考核進入關鍵階段,史彥昌和隊員們一頭扎在村里。直到2018年11月1日女兒出生,他才匆匆趕回,聽著妻子的埋怨,他的心真疼。

“愧對你們了。村里的工作和老百姓實在離不開我,等村里實現小康、我完成任務,再好好補償你們吧。”史彥昌抱歉地對家人說。

在扶貧一線奉獻青春

黨中央提出“到2020年確保農村貧困人口全部實現脫貧”的宏偉目標。史彥昌深知,貧困村永久脫貧奔小康,單單依靠駐村工作隊的力量遠遠不夠。為增強村集體“造血”功能,他抓好黨支部建設,帶領村干部外出參觀學習,增強他們帶領群眾致富的自覺性和內動力。

2018年,進入第三輪扶貧。繼續留在前楊村的史彥昌率領工作隊抓村黨支部建設,抓產業開發,抓精準幫扶。

這一年,花甲之年的村民宗國喜住上新房。

初聽說宗國喜一家常年在外租房子,史彥昌一驚,等看到宗家老屋,他更是吃驚:滿院荒草叢生,房頂竟然“竄出”兩棵樹。

“今年危房改造,你排第一戶!”史彥昌當即表態。

51天后,老宗家的3間新房如期竣工。工作隊為老宗家添置了家具、家電,接著又為老宗愛人辦理了殘疾人補助,為他女兒申請了教育扶貧“雨露計劃”補助。

“我有個心愿,與工作隊叔叔在我家新房前照個相。”在河南濟源職業技術學院上大學的老宗女兒說。

史彥昌不會忘記,2014年底,魏縣郝中村幫扶期滿,上級組織考核幫扶成效,原計劃與20名村民代表座談,鄉親們聽說工作隊要走,一下來了200多人。有的送來雞蛋,有的送來小米,70多歲的陳大娘拉著他的手,非要讓他到家里吃一碗手搟面。

7年扶貧,兩個村100多戶貧困群眾實現穩定脫貧,正朝著鄉村振興的目標闊步前行。

所有這些讓苦和淚煙消云散,史彥昌心里很甜。

人們這樣評價他:被評為“河北省先進工作者”,當之無愧!被評為全國扶貧先進個人和河北省扶貧先進個人,當之無愧!

人們也在思索,是什么樣的情懷,讓一名80后黨員干部在扶貧一線奉獻青春?

史彥昌用實際行動寫下生動而準確的答案。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