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周故事|張宏彥:打通技術推廣“最后一公里”

曲周故事|張宏彥:打通技術推廣“最后一公里”
2019-06-12 10:51 新華網 編輯:

中國農大的“曲周故事”人物篇②

張宏彥:打通技術推廣“最后一公里”

4月26日,中國農業大學曲周實驗站副站長張宏彥(右)與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農業大學教授張福鎖在曲周。記者 耿 輝攝

[人物名片]

張宏彥:中國農業大學資源與環境學院副教授、曲周實驗站副站長,在曲周工作生活已十年。其參與的科技小院研究生培養模式獲國家教學成果二等獎,其所在的團隊獲2016年中國三農創新榜第一名。

4月27日,中國農大曲周實驗站,靜謐的院落內清香陣陣,泡桐枝頭淡紫色的花正開得絢爛。作為中國農業大學資源與環境學院副教授、曲周實驗站副站長,張宏彥已在這里生活了10個年頭。他不僅在這片土地收獲了來自生產一線的科研成果,更收獲了與農民的深情厚誼。

從北京到曲周,扎根探索新課題

2009年3月28日,37歲的張宏彥和王沖等年輕老師來到曲周,巧合的是,這也正是當初石元春、辛德惠等老一代農大人到曲周改土治堿的年齡。與前輩們不同,這一次,他們肩負的使命是如何發展高產高效農業、打破農技推廣“最后一公里”的課題。

在中國農大,張宏彥和老師們早已注意到這樣一個問題:一些地區的糧食增產建立在水資源過度開發,化肥、農藥過量施用等犧牲生態環境的做法上。長此以往,不僅增加農業生產成本,還會造成耕地板結、土壤酸化等環境問題。如何實現農作物高產、資源高效、環境友好?

此前,先期到達的資源與環境學院教授李曉林已在曲周白寨鄉建立了一個實驗區。每次通電話時,李曉林老師總是有意無意地鼓動張宏彥:“下來吧,到村里來,這里不僅實驗有效果,吃得也好,睡得也香。”

從北京的農大校園,到冀南平原的小村莊,生活條件的落差他有思想準備,但田間地頭的“實踐能力恐慌”,一度讓大學課堂上侃侃而談的他頓時噤聲。

“農民聽說中國農大教授來了,就認為農業生產方面的問題我們都懂。每次下鄉入村,村民都會提出各種各樣的農業技術難題,有問小麥、玉米的,有問蔬菜瓜果的,問題五花八門。農民需要的是‘全科醫生’,而我們只有專業知識。”張宏彥回憶說。

搞學問,必須“實”字當先,這是從老一輩農大人身上學到的科研態度。對自己拿不準的問題,他總會拿小本子記下來,然后通過電話向農大研究該領域的同事請教,再把答案反饋給農民,并跟蹤服務效果。他還虛心向“土專家”學,向縣里農技人員學,慢慢地,不僅在自己研究的小麥、玉米領域越鉆越深,而且能輕松處理蔬菜、果樹生產中的常見問題。

“現實之問”讓一個實驗室里的科研工作者,變成了頗具操作能力的實操型專家。

“四零”培訓,打通技術推廣“最后一公里”

今年4月17日,邯鄲市化肥減量增效新技術現場會的參會代表,走進曲周縣王莊村村西的麥田,現場了解農田氨排放新技術效果。張宏彥和學生的現場講解,引起了參會代表和周邊農民的極大興趣。

在中國農大曲周實驗站,張宏彥所在的科研團隊經過實驗,已經摸索出了一套糧食高產高效技術應用體系。科學測土、配方施肥、選用良種、規范管理……有效促進了節水、節肥、增產、增收,如果全面推廣,效益將十分明顯。

“雖然試驗田實現了高產高效,但農民依然在沿用傳統種植模式,甚至與實驗站一墻之隔的土地上,莊稼效益仍舊平平。”

如何讓先進技術到達地頭?

2009年底,中國農大“科技小院”應運而生。作為科技創新和人才培養模式的新探索,科技小院通過組織教師和研究生常年深入生產一線,有效破解了農技推廣“最后一公里”。

“服務農民,先把自己變成農民。”張宏彥說,作為首座科技小院——白寨鄉科技小院負責老師之一,張宏彥和學生一起吃住在這里,白天和農民一塊下地,晚上開展培訓。

“晚上8點之后是培訓最佳時間,培訓內容要簡單易記,時間最好控制在四五十分鐘內。”每次培訓,張宏彥都精心準備PPT,盡量通過圖片把技術要點講清。由于參加培訓的大多數是留守婦女、老人,文化程度普遍不高,張宏彥和同事們探索了“零距離、零門檻、零費用、零時差”的“四零”培訓模式,利用農閑時間面對面開展培訓。

扎根鄉村真情服務,讓張宏彥結識了不少農民朋友。他的手機通訊錄中,至少有七八十位農民朋友,不少還成了“鐵哥們”,時常有人專門跑十幾里路到科技小院或實驗站,就是為了讓張宏彥和同事們嘗嘗自家的水果、餃子。

把農大的“曲周精神”傳給新一代農大人

科技小院的研究生,是最年輕的一代農大人。作為科技小院發源地,曲周縣已建成8座“科技小院”,有23名研究生入住。

“作為農業大學的學生,一半來自城市,另一半雖然家在農村,但是平時也很少干農活,這是農大人才培養所面臨的問題。”張宏彥說。

為了解決這些問題,近幾年,每年新錄取的農大研究生都要先到科技小院生活實踐一段時間。在與農民的接觸中,學生們不僅感覺到了知識的匱乏,還培養了他們的“三農”情懷。目前,這種人才培養模式,已由研究生擴展到本科生。

剛開始與農民打交道時,不少學生聽不懂當地的方言,有時走訪調查受到冷遇,對農民的問題不知如何回答,這都會產生心理落差。每當這時,張宏彥就成了學生的“心理輔導員”。前衙村科技小院研二學生王曉奕,從小在城市長大,剛到小院時,農村的旱廁和蚊蟲叮咬讓她很不適應,一度打電話給家長哭鼻子。從學習日志中捕捉到學生的情緒變化,張宏彥和老師們及時介入,耐心疏導。如今,王曉奕不僅成為前衙村科技小院“院長”,還是村里最受歡迎的農大人。

“從田間地頭發現問題,扎根生產一線研究解決方法,再去幫助農民解決問題,這是一代代農大人不變的使命。”張宏彥介紹,去年10月曲周縣成為中國農大確定的首個農業綠色發展示范區,作為一名農業科技工作者,他覺得自己的責任更重了。(記者 劉劍英)

相關閱讀